第七百零八章 明律

上一章      <-      章节列表   ->      下一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加入书签
“琅琊,我现在终于明白一些,为何神仙很少踏入到凡俗之中,而高人总是高来高去。”徐安在云层之上,看着越来越小的姜义。
“因为凡人总是所求太多,欲念缠身,可是他们也没有任何错误,而神仙高人等,看清楚这一点,所以很少插手人事,结下因果。”
琅琊运用他书中的知识回答道。
“没想到有一日,我也有成为高人的一日。”徐安哑然一笑,他看的出来,姜义等人根本不明白各种修行者的不同,但是明白一点,强者是什么,强大的存在力量比他们强,能够做到的也比他们多。
他一个文人士子都被当做神仙祈求,甚至于底下的人群更是有人提议给徐安立下一个雕像供奉。
文人需要香火吗?生前自然是不需要。
至于死后,如今徐安才十六岁,哪里管得了那么多,更是不明白死后究竟是什么样的世界,徐安有一种预感,他死后似乎是不同的。
好在徐安也有收获,他感受到身上萦绕的愿力多了一些,这是巴文柏告知徐安之后他才发觉的,对此种力量便开始有一些认知,可惜暂时也不知如何利用。
离开了渔村,徐安并未曾远离,而是飞到了宣阳县城。
宣阳县城毕竟居住着十万人,人道意念不弱,残留的人道气运庇佑,等闲法术神通都要受到压制。
在城门口,徐安从天而降,只步走入到城门之中。
没有一个守城士兵敢上前阻拦,询问,这等从天飞来之辈,宣阳县城多少年才能够遇到一次,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。
徐安没有说话,更是没有问人,他抬头一看便是明白县令所在的府衙在何处,人道气息最为浓郁之处。
一步步走来,直到府衙之中。
“你是何人?”
“百家学子学子前来询问县令一个问题。”
“什么问题?”
“十里渔村被神婆操纵黑蛇兴奋作乱,数十对孩童化为黑蛇腹中之物,前来求救的人不在少数,为何县令无所作为?”
这是呵斥,徐安怒极而发,作为一个县令,官员,手持官印,至少等闲天师都不是对手,这是人道气运的庇佑,更是人道王朝法度带来的力量。
明之后,王朝已经四分五裂,可是残留的王朝法度之力依旧受到人道庇佑,其余各地县令都能发挥出一定的力量。
那黑蛇虽然不凡,可是这县令还是县令,十万人口城池之主,不会毫无作为。
县令如今六十多岁,白发出头,他四十岁当了县令,正是明末时期,被贬低到这里,远离了天下的中心,本来以为是一场祸事,却偏安一隅之地,得享荣华富贵。
“你区区一个毫无官位的学子有何资格来质问本官。”那县令开口质问道,若不是衙役见到徐渭气度不凡,更是学子,都不会带来见他。
万万没有想到,这学子看似不简单,更是来找事的。
身为官员,拥有官印,等闲法术手段丝毫不惧,他代表的乃是王朝正统,人道正统,虽只是一个小县城的县令,毕竟也是十万人之主。
二十年的时间,宣阳县城闭关锁城,已经被他打造的铁板一块,不会有人前来叨扰。
看的上此地的人没有他厉害,看不上此地的人更是不必说。
“百家学子,乃是明皇临死之前开启的文道盛世,沟通人道意念,文气便是我等自身能够干扰人族之事的凭证,为了区区一些黄白之物,败坏了一地的气运,当真该杀。”
见到这县令之后,加上琅琊从账本之中看到一些金钱全都供奉给县令,他哪里还能够不明白,这县令只想要享受一世富贵,完全不顾及百姓名声。
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。
文都的官员,虽有些死板,可是德行没有问题,此官员占据高位,却丝毫不行任何之事,当真可恨至极。
今日要不是他来此,等到神婆彻底掌控了黑蛇,融为一体,突破到了妖王境界,此地将会化为黑蛇的盘中餐,一个衰败的王朝气运,手持官印的县令根本没有那个力气去阻拦。
“你要杀我,区区一个学子,就算是你拥有文气有如何?”那县令气极反而乐了,怕了怕手,没有亲自动手,两边的衙役持着明晃晃的刀朝着徐安而去。
“杀你太容易了,可是不想脏了我的手,明皇设立明律,无数年来不断的更改,方方面面巨细无遗,更是适合我人族之事,可你全当无视,今日便是俩教导你什么是明律。”
“琅琊!”
“在。”
“以明律为书,开启书中世界,将这县令和一众人全都拉入进去其中,让他们明白什么是明律。”
徐安的声音十分的平淡,那些士子想要靠近,血雁飞出,直接将其撞飞。
老县令手持官印,调动人道力量,欲要将徐安给镇压,没有想到一接近到徐安的身上,徐安的头顶文气化为书卷,明律两字。
那股人道强行镇压的力量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这便是文气,文气与人道息息相关,若是明盛世之时,或许老县令还有一些对抗手段,可是如今,丝毫没有机会。
他当县令这些年,败坏了宣阳县城的气运,自身沾染了不少罪孽的气息,若是明王朝还在,徐安只会直接将其打杀。
现在一县缺了县令,必定会更加的混乱,对这十万民众而言,不是好事,更是祸事。
人若是没有规则行事,将会无比的恐怖,这便是教化,律法的作用。
书中世界。
明律第一条,凡万事万物,皆都以人为本。
开始不断的演化出一条条明律,以及各种惩处的方式。
对应各种不同,有些惩处方式堪比下十八层地狱。
老县令眼神呆滞,徐安催动文气,他头顶之上的明律书籍,一道道文气犹如长河一般朝着县令的身上灌输而去,仿佛铭刻在他的身躯之上,有仿佛深入到他的灵魂深处。
片刻之后,老县令睁开了眼,开口便是问道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“你经历过明律世界,对明律也有一定的了解,不过我还多送给你一件礼物,便是这明律文气,我以明律化为文气,开启你的文气,又将明律全文铭刻在你的身上,从今以后,你若是违反了明律的任何一条,自然会遭受到惩罚,绝对会让你痛不欲生,这是文道的诅咒,对你而言是幸运的,让你能够见识到,掌握到属于文气的力量。”
“一县之地,你的身体保养的不错,至少能活到接近凡人寿数之极限,还有几十年的时间,做一个为民的好官,对你而言才是最为重要。”
徐安能够察觉到此地的人道意念似乎被他给激活了一般,人道意念越发的强大,气运开始旺盛。
老县令,从今之后便是一个傀儡人,受到明律一举一动的管制,这也是徐安从《非我》篇之中参悟出的一些手段,人能化为蝴蝶,那人便是万物,为何不能是明律。
“放过我。”
老县令哀求道,他相信面前的这个士子所言不虚,半点都不作假,一想到明律的记载,之后的生活,便是痛不欲生,可是他还不敢去死。
“我已经放过你了,至少没有杀你,还宣阳县城一个朗朗乾坤,不是很好吗?难道你还不满足,当真是贪心太过。”徐安摇了摇头,他明白对于这种人而言,克制自己的欲望是多么一件煎熬的事情。
这种煎熬就当是赎罪,这县令已经失去了敬畏,为非作歹二十年,无论是仙神还是鬼神,亦或者是王朝上官似乎都不存在,内心失去了敬畏,这才毫无顾忌。
一县之主,会缺少那些钱财吗?
自然不会,可是他不在乎那些孩童的生死,而神婆也有点能力,送上钱财表示臣服,对他而言黑蛇的存在只是神婆用来敛财的手段,没有其余的意义,或许也有,但是不重要,他不在乎。
手持官印,十万人气,堪比天师,在县城,无论何等修行者他都不惧,而修行者打杀人族官员,更是获大罪,气运衰减,因果缠身,终究会遭遇大难。
此地地面翻滚,灵气稀薄,寻常妖物都不会来到此地,太贫瘠的地方,只适合普通凡人生存。
徐安走了,这一次真的离开了,在此耽误了大半天的时间,不过也尝试了一番自身的手段,至少接下来他到仙女湖更快一些。
入夜之后
一道身影飞到了县城,出现在县令的屋内。
“潭县令,神婆究竟是怎么死的?那文人士子在何处?竟然敢杀我五神教之人。”
“五神教黑木香主,是你?怎么来兴师问罪来了。”
“自然,你不要忘记了你和我五神教做过多少交易了,若是暴露出去,你的下场一定凄惨无比,而我五神教也不是吃素的,对付你这么一个老弱县令轻而易举。”
“哈哈哈,你五神教当真敢把你们的所作所为全都宣传出去。”
那黑袍之中的身影顿时一愣,今日的潭县令与之前见到的几次有些不同,丝毫正气了许多,黑木香主摇了摇头,将这种念头驱逐,他可是明白这潭县令是何等人也,坏事做尽。
那神婆豢养的黑蛇本身就是他黑木之物,不过是假借神婆豢养,这一点只有他自己知晓,一旦等到神婆大功告成,他便会出现摘取果实。
却是没有想到,一个不查,神婆和黑蛇都被杀死,黑蛇的身躯都化为村民的腹中之物,只留下一些尸骨。
黑木自然不甘心,便是来到此处询问。
“黑木香主,触犯明律,残害民众,当杀。”
一道声音传出,手持官印,头顶明律,犹如战士一般的潭县令,身躯虽然羸弱,气势丝毫不凡,文气和人道法度之力结合在一起,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。
“你敢。”黑木香主顿时一愣,他虽然只是一个香主,可是香主也都堪比天师的实力,他更是不弱,从我惧怕过这潭县令,两人最多旗鼓相当。
如今,不同了。
他万万没有想到,潭县令这等人,竟然能够开启文气,而文气对他而言,最为克制,还有人道法度之力,丝毫不弱。
嘭的一身。
官印印到他的身躯之上,距离太短,又被压迫,无力躲避。
身躯一下炸裂开来,脸上还是那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
《香火炼神道》是由我来自江湖精心所著,8G娱乐网转载香火炼神道收集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