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六十九章 落花桥

上一章      <-      章节列表   ->      下一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加入书签
        昔日魔门阴葵派第一高手血手厉工曾扬言要挑战无上大宗师令东来,结果被令东来耍的团团转,在他背上写字,他都难以知晓,那件事对他打击极大,直到将紫血大法修炼到大成之境,才有了再次面见令东来的勇气。

    后来血手厉工与传鹰结识,共进十绝关,在看到令东来飘然而去的留言后,厉工深受震撼,在十绝关内,竟不退出,自绝于十绝关内,延续与令东来的“决斗”,之后到底有没有破碎虚空,已然成谜。

    赤尊信便是血手厉工一脉,因此才有机会修行道心种魔大法,只可惜最后身死道消,便宜了韩柏这个魔种的传人。

    厉工的师妹符瑶红,擅长男女欢合之术,驰名天下,而她的徒孙便是天命教主单玉如。

    单玉如虽然在几十年前闹腾的极为厉害,可是如今几十年过去了,已然少有人提,不像是庞斑,一直保持不败美名,很多人都忽略了此女,没人会觉得她是一个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杨行舟点出浪翻云感应到皇宫内的另一个人便是单玉如时,浪翻云这才真的吃了一惊:“杨兄,你怎么知道是她?她一介女流,凭什么一统天下?”

    旁边韩柏与范良极也听的心惊肉跳,尤其是韩柏,昨天刚面见了朱元璋,这大明天子少见的对他推心置腹,说出了一般人绝难听到的话语,自有其少见的人格魅力,使得韩柏对朱元璋好感大生,此时听到皇宫里竟然还潜伏了一个女魔头,登时担心起朱元璋的安危来,扭头看向杨行舟,目光中露出询问之色。

    杨行舟叹道:“自从有魔门弟子以来,从来都是野心勃勃之辈,庞斑难道不是魔门的么?慈航静斋与魔门弟子争斗了上千年,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对朝堂理念的争夺。昔日武曌以女子之身,登基称帝,开前所未有之局面,这武曌便是魔门阴葵派的大高手。不过她称帝之后,对魔门弟子下手也最狠,整个魔门传承,差点被武曌断了根基。可即便如此,武曌依旧是魔门创建以来,成就最高的魔门弟子,不是说她修为最高,而是她的成就最大,成为了整个魔门弟子的榜样。”

    浪翻云明白过来:“这单玉如也是魔门阴葵派的传人,也有效仿武曌的念头?好家伙,朱元璋身边竟然有这么一个魔女潜伏,他能活到现在,也是一个奇了!”

    韩柏骇然道:“那怎么办?要不要提醒朱元璋?”

    他毕竟是普通人出身,有着一种对当今皇帝的天然敬畏,听闻朱元璋有危险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告知朱元璋,保护皇上。

    其实不但是他这么想,便是浪翻云也是这么想的,中原好不容易结束了战争,国家刚刚安定下来,若是朱元璋这个开国皇帝被杀的话,可以预料,怕是又会生出腥风血雨来,这是任何一个有大局观的中原人都不愿意发生的事情,当然,蓄谋造反的那些人除外。

    “确实要提醒一下才行。”

    杨行舟道:“鬼王虚若在朝廷中的位置非同小可,韩小弟,今天你和范老贼若是有空的话,不妨过去给他传个话,告诉他单玉如藏身皇宫的消息。只是单玉如潜伏这么久,不知发展了多少党羽,若不能以犁庭扫穴的力量将天命教的人一网打尽,怕是日后必定生出极大的祸患来,便是我和浪兄也难以保的朱元璋的周全。”

    韩柏失声道:“什么!”

    浪翻云叹道:“你想想,以单玉如的能力而言,她想杀朱元璋的话,当真是防不胜防。如果朱元璋想要保命的话,除非将身边不靠谱的人全都换掉,可是谁又能保证换过来人就一定没有天命教的人?这些天命教的妖人最擅长潜伏之术,便是我都难以感应出来,若是他们极力隐藏,怕是谁也无法发现他们的真实身份。朱元璋势必无法将身边所有人都换掉,那他的生命实在难以得到有效的保护。而魔教妖人最擅长下毒,防不胜防,恐怕便是朱元璋身边的影子太监也难以保护的了他!”

    当初慈航静斋和净念禅宗白道两大领袖门派,代表天下白道中人选定朱元璋为天下之主时,为了保护他的安全,净念禅宗的僧人特意自宫成为太监,贴身保护朱元璋。

    其中便有了尽禅主的师兄了无禅主,此人修为极高,是当今顶尖高手之一,修为足以与域外三大宗师相抗衡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太监处在深宫之中这么多年,竟然无法发现皇宫中藏了魔门的人,就凭这一点,就可以猜出,他们对单玉如几乎是不设防的,若是单玉如想杀朱元璋,这些影子太监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韩柏脸上变色道:“那我现在就去鬼王府……可是鬼王府的人跟我不熟,他怎么可能听我的话啊?况且今天我还要进入皇宫面圣,去也只能是出宫后才行。可是现在皇上的性命危如悬卵,晚上一点,就有可能造成极大遗憾。”

    杨行舟想了想,道:“那好,只能我亲自出马了!待我今日搜寻里赤媚等人之后,便去鬼王府一趟,将此事与他说个清楚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忽然想起一事,对韩柏道:“韩小弟,我忽然想起来了,鬼王府的白芳华也是天命教的弟子,而且应该是单玉如的嫡系传人,你遇到她千万要小心。你身怀魔种,乃是这些魔门女子最佳的采补对象,稍有疏忽,便是被榨干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韩柏脸上再次变色。

    他曾与鬼王虚若无的干女儿白芳华在路上发生过一些暧昧关系,对白芳华有一种极为特别的感觉,对方若即若离,极大的挑动了他的心绪,却没有想到,连这白芳华竟然也是天命教的人。

    他此时还不满二十,心性尤如少年,只是听浪翻云和杨行舟说的严重,但毕竟没有见识过天命教的厉害,心头震惊之下,对杨行舟的判断也有了几分不信:“杨大侠,你怎么知道白芳华是天命教的人?”

    杨行舟淡淡道:“我说她是,她就是!”

    韩柏一滞,心中微微发寒,缩了缩脖子,道:“哦。”

    不敢再对杨行舟怀疑了。

    范良极“嘁”了一声,鄙视的看了韩柏一眼,道:“杨兄,你不是说要传授我们易容术么?到底需要什么材料,我和小柏儿一起给你买去。不过得等下午才行,现在吃过早饭,我们还得入宫。”

    杨行舟道:“那就下午再说。”

    此时韩柏的三个侍妾都已经起床,三人俱都是美貌妇人,其中有一个叫做柔柔,是莫意闲身边最宠爱的侍女,被韩柏所救,另一个是朝霞,是韩柏和范良极的便宜老哥陈令方的侍妾,被陈令方赠送给了韩柏,还有一个女子名叫左诗,是怒蛟岛一代酒神左伯言的女儿,她酿造的美酒“清溪流泉”,便是浪翻云喝了也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这三个女子要是按照大明此时的风俗而言,都是残花败柳之躯,很多男子都会嫌弃,可偏偏韩柏不在乎这个,他第一个破身的对象就是红颜花解语,那是最为放荡的女子,与花解语一夕风流之后,韩柏对女子的所谓清白其实并不太在意,只要这些女子对他好,至于以往的事情,并不被他放在心中。

    从这点来看,就看出这小子心胸开阔,确实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“初次见面,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这弟妹们,我这有驻颜丹三粒,就权当见面礼了。”

    杨行舟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,递给韩柏:“我这驻颜丹乃是以玉蟠桃为主料,加以各种名贵药材炼制而成,能使女子三十年内,容颜不老,三十年后,衰老也会减缓,天下难找。总共也才成丹三十六颗,这次我外出,随身带了七颗,现在送给三位弟妹一人一颗,剩下的四颗只待有缘人了。”

    韩柏大喜,伸手接过,引来对面三女阵阵欢呼,左诗更是鼓起勇气对杨行舟行礼道:“叔叔,日后想要喝酒,随时向我家老爷讨要就是,您送我驻颜丹,小妹别无她用,只有酿酒的手法还过得去,以后酿出的酒水,永远都为叔叔留出几坛来。”

    杨行舟大笑:“好,就这般说定了!”

    与众人用过早饭之后,韩柏与范良极同去了皇宫,浪翻云对杨行舟道:“杨兄,我这身份在金陵城内行走极为不便,你可有多余的人皮面具,送我一张可好?”

    杨行舟道:“倒是还有几张。”

    随手拿出一张递给浪翻云:“我的面具都是按照我自己的面孔制作的,我戴上正好,丝丝入扣,你戴上的话,可能就有点不太贴合脸型。不过我这还有一张从薛明玉手里得到的面具,浪兄若是不嫌弃的话,不妨戴上试试。”

    当下将薛明玉被自己所杀,以及此人戴着这个面具屡次作案的情形说给了浪翻云听,浪翻云听完之后,摇头笑道:“怪不得这薛明玉这么难抓,没想到此人竟然一直用的都是假面孔示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感慨道:“不过这世间人能有几个以真面目示人的?人人都戴着面具,只是有的面具多,有的面具少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笑道:“我的身份虽然见不得光,但是这薛明玉的身份则更见不得光,杨兄,你还是给我一张你自己制作的面具的吧,这薛明玉的面具,还是算好了吧。”

    当下从杨行舟手中接过一张有着冷酷表情的人皮面具戴上,运功稍稍改变了面部骨骼,片刻之后,便成了另外一个人,揽镜自照,大为惊异,赞叹道:“当真是鬼斧神工,杨兄的手段,实在了得!”

    哈哈一笑,闪身出门,眨眼间便到了院外大街之上,身法之快,即便是大白天的,宾馆内侍卫众多,却还是没有能够看清楚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杨行舟想了想,将薛明玉的面具戴在了自己脸上:“嘁,戴一戴淫贼留下的面具,有什么可避讳的,这北胜天的手艺如此精湛,若不戴一下试试,岂能对得起这百年前大宗匠的一番心血?”

    仔细贴面戴好,对着镜子照了照,发现这人皮面具虽然英俊,但其实比自己的容貌还是差了不少,心道:“这薛明玉叫什么狗屁‘俏郎君’,跟老子和厉若海相比,就算是戴上这个面具,也差了不少!”

    一切收拾完毕后,也学着浪翻云一样,闪身出了宾馆,大摇大摆的沿着莫愁湖,向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街上行人如曲,肩摩踵接,不愧天下第一都会。

    这时一群鲜衣华服,身配兵器。趾高气扬的年轻人,正谈笑迎面走来。

    杨行舟一看他们气派,就知这些狂傲嚣张的年轻人若非出身侯门巨族,官宦之家,便是八派门下,或是兼具这多重的身分。

    他懒得多事,见他们过来,便即避往一旁,以免和这些人撞上一块儿,生出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只听其中一人道:“谁敢和我打赌,我杨三定能得亲秀秀小姐的芳泽!”

    另一人嘲道:“不要那么大口气。莫忘了上个月你才给我们京城最明亮的夜月弄得差点自尽。”

    接着压低声音道:“而且听说秀秀小姐早爱上了庞斑,你有何资格和人争宠。”

    又有人接口笑道:“我想除了浪翻云外,谁也不够资格和庞斑作竞争的!”

    一人道:“或许杨行舟和厉若海也能令佳人动心,毕竟厉若海可是号称天下第一美男子,杨行舟据说也是英俊潇洒,容貌不下于厉若海。”

    一名年纪大点的男子道:“听说杨行舟已然现身金陵城,昨夜杀死了花仙年怜丹,你们说话口无遮拦,最近多注意一点,免得得罪了此人。怜秀秀小姐,可是以杨行舟弟子自居的,大家伙一定要小心,不要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嘻笑声中,众人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杨行舟为之莞尔,摇头失笑,迈步前行,前方有一座小桥,秦淮河在桥下穿流而过。

    看了看桥栏上的石刻名字,叫做落花桥。

    桥上游人如织,桥下画舫穿梭,极目远望,有薄雾在城中升起,远处建筑笼罩在淡淡烟雾之中,整个城市就如同一副生动的画卷,透露出一股子勃勃生机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:“你来啦!”

    杨行舟大奇,他此时戴着薛明玉的面具,就这还有人与他搭讪,看来这薛明玉原来还有同伙,这同伙还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禁不住侧头往她看去,立时混身一震。

    世间竟有如此尤物!

    在他见过的女子中,只有虚夜月、秦梦瑶、怜秀秀和谷姿仙可和她比拟。

    她坐在一俩式样普通的马车里,掀起帘幔静静地看他,美目里神色复杂至难以形容,柔声道:“爹你身体震了一下,是否因我长得和娘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接着微微一笑道:“我特别为爹梳起了娘的发髻,戴了它的头饰。又穿起了她的衣服,你看我像娘吗?”

    杨行舟心底生出古怪的味道,他听出了这“女儿”心底的滔天恨意,没想到薛明玉还有这么一个女儿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忽然想起了原著中的一个情节,这薛明玉还真有一个女儿,而且这个女儿的身份非同寻常,乃是当今皇帝朱元璋最为宠爱的陈贵妃,陈玉真!

    这陈玉真是单玉如一脉传人,潜伏皇宫之中,与单玉如一起算计朱元璋,朱元璋之死,便与她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想到,竟然在这个时候,这个地方,遇到了陈玉真。

    杨行舟看向驾车的车夫。

    这驾车者身材瘦削,帽子盖得很低,把脸藏在太阳的阴影里,看不到脸貌,也没有抬头观看杨行舟的样子,给人一种神秘迷离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杨行舟只是一眼,便认出了这驾车男子的身份,因为杨行舟见过此人。

    这男子非是别人,正是与杨行舟有过一面之缘的厂卫大统领,庞斑的大弟子,阴风楞严!

    杨行舟眼中光芒闪动,看向陈玉真,装作惭槐地垂下头,哑声道:“你仍怪爹吗?仍不……肯原谅我吗?”

    他装作沙哑了喉咙,教这绝色美人分辨不出他声音的真假。

    这落花桥非常宽阔,可容四车取印,所以刻下这马车洎在桥侧,并没有阻塞交通。

    那女子淡淡凝注杨行舟,幽幽一叹道:“落花有意。流水无清。这就是女儿为何约爹到这桥上相见的原因,那是娘一生的写照,是个事实,原谅与否算得什么呢?女儿要的东西,爹带来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杨行舟有点茫然,心道:“老子哪知道你要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眼珠子转了转,道:“东西太过贵重,孩子你想要的话,随为父去一处隐秘地方,我取出来给你便是。”

    马车御者座上的楞严,仍没有回过头来。但杨行舟却感应到对方一发即敛的杀气,显示他对自己动了杀机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刚才的回答有点问题,引发了此人的怀疑。

    在感应到楞严杀气的一瞬间,杨行舟手指微不可查的弹动了几下,一缕无色无味的药粉飞了过去,将面前两人全都笼罩起来,轻声道:“这里人多眼杂,还是随为父去一个隐蔽点的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只要到了隐蔽点的地方,杀人也好杀一点。

《万界武侠大冒险》是由江海横流精心所著,8G娱乐网转载万界武侠大冒险收集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