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百零二章 联句

上一章      <-      章节列表   ->      下一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加入书签
    许易道,“既然诸君要玩玩,那边玩玩吧,我总不能叫人说我玉玑仙人门下文采风流,名不副实。”

    御风微微一笑,冲雪紫寒道,“冰云,便由你来取首句吧。”

    冰云仙子心知这些人对自己争宠献媚,绞尽脑汁,想为难自己亲亲爱爱的郎君,但心知自家郎君才高,丝毫无忧,送目远眺,便见远方隐隐青山间,云雾缭绕,脱口吟道,“云来山更佳。”

    很平常的一句写景,尽管他知道自家郎君才华无双,但身旁的这些人必定要绞尽脑汁为难许郎君,她自不会出偏僻险句。

    她话音方落,立在他左侧的宋轮秋忽地,大袖一挥,一道流光卷光,竟将半山云雾卷开来去,便见远山如黛,碧水东流,脱口吟道,“云去山如画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道声“妙”,雪紫寒亦微微颔首,投过赞许的目光,激动得宋轮秋白面涌动红潮。

    这时,所有人的目光皆向宋轮秋右侧的于飞白投去,便见他大袖一卷,漫天云雾复又笼罩青山,苍青色的天幕顿时晦暗起来,便听他吟道,“山因云晦明。”

    “妙哉,只此一句,景色一换,气象陡阔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赞。

    于飞白右侧的苏山月道,“云共山高下。”

    突兀一句,自不绝妙,可若和前一句“山因云晦明”联在一处,顿时增色十分。

    便连许易也不禁收了小觑之心,联句不难,联得气象万千,词高意妙最难。

    此番联句至此,始终不落下乘,足见环绕在雪紫寒身畔的这些修士,都堪称才智之士。

    “倚杖立云沙!”

    萧秋水一句既出,众皆叫好。

    前面四句如果是实景的话,萧秋水笔锋一转,将景物由实转虚,并将人带入了诗句,也就意味着后面的联句,必须要围绕着“倚杖立云沙”的“倚杖”之人来写,等若是既写景,又限题。

    “回首见山家。”

    乌春城此句一出,众人又是连声道“妙”,虚景之后又是虚景,并将视觉从高处转到地处,从远处转到近处。

    联句至此,诗句的气象始终不断,妙句跌出。

    “野鹿眠山草。”

    “山猿戏野花。”

    宁扩行和郑子虚两句才出,众人皆忍不住击掌赞叹,此两句对仗工整,将整个联句的气象拔高一层,更难得的是将虚景再度转为实景,更增野趣。

    至此围绕在冰云仙子身畔的众人,都接了句,就剩许易和御风两人,众人的视线也锁定在他二人身上。

    御风微笑道,“不如许兄先请,我怕我接了之后,许兄接不上。”

    他哪里是让许易先请,此话一出,许易便是准备接句,也得停下。

    “无妨,御风兄先请便是,我若随便接一句,未免让诸位失望,毕竟,诸位辛苦半晌,替我搭台,我总要将这场大戏唱好。”

    许易是真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过往他的文名,说实话,几乎全是做文抄公得来的,但他本人并非无学之士。

    穿越以来,他阅读的典籍,数不胜数,诗词上的见解和文学上的工夫,有了极大的增长。

    如今的联句,不是做诗做词,他想抄也无处去抄,完全考验的是急才,他倍觉意趣盎然。

    “如此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御风盯着许易,含笑道,“我爱山无价!”

    此句一处,众皆倒抽冷气,许易的面色也陡然冷峻起来,雪紫寒更是俏脸泛白。

    随即,场间众人的声音便昂扬起来。

    “御风兄大才,今日宋某算是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妙绝之句,绝妙奇思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神来之笔,只此一句,为全句点睛也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,满场叫好声充斥于耳,唯独许易默然不语。事实上,便连许易自己也不由地在心底赞叹御风的才思,联句至此,妙句频频,景物转换,视觉轮转,即便再妙的句子,都还能接下去。

    直到御风此句一出,顿时将气势收尽,一句“我爱山无价”,等若是总览全局,达到了提纲挈领的效果。

    如果将整个联句比作作画,御风填的无疑是画龙点睛的一笔,亦是最后一笔,他再将笔递给旁人,旁人是无论如何不能接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许兄请吧!”

    御风脸上的微笑依旧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“正是,许道友请啊。”

    “许道友身为玉玑仙人高足,总不会坠了玉玑仙人威名吧。”

    “更重要的是,许道友还有冰云这个师姐,想冰云何等才思,许道友便得冰云才思之万一,要接此句,也是易如反掌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既然御风将刀剑递到手中来,这些人自不会对许易客气,从一开始,诸人便看他不顺眼,即便冰云仙子并未对许易假以辞色。

    主要是在他们看来,许易太猥琐了,如此猥琐之人,还是冰云仙子的师弟,有道是近水楼台,虽然冰云仙子决计不会对此人有好感,可架不住此人有条件终日骚扰。

    这会儿,既有法子弄这这家伙老大个没脸,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。

    众人的纷扰,许易丝毫不曾介怀,他心念电转,思索着句子。

    忽的,福至心灵,朗声道,“云山也爱咱。”

    嘈杂的声音,顿时戛然而止,雪紫寒深吸一口气,才没让一句叫好声破口而出。

    众人如看妖怪一般,死死瞪着许易,御风看向许易的眼神,终于变了。

    原本在他眼中,许易不过是个仗着有些才思,定是使了小人手段,才最终诓得了冰云,他对许易只有无尽愤怒,和视之如蝼蚁般的轻视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一句“云山也爱咱”,让他重新开始审视许易。

    场中足足沉默了十余息,便听许易道,“好险,总算接上了,虽然差强人意,料来还算合格吧?”

    众人皆臭了脸,无人理会。

    在众人眼中,许易已经是对冰云仙子近水楼台死缠烂打的猥琐男了,偏偏这猥琐男如此有才华,长此以往,难保冰云仙子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如何想到的,真的是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冰云仙子向许易传意念道,此刻,欢喜和幸福简直在她心中满溢。

    昔年,许易以诗词之才,纵横大越时,雪美人本就是他的忠实小迷妹,如今,再见许易文辞上显神威,她仿佛看见自己的盖世英雄脚踏七彩祥云前来接自己。

    许易厚颜无耻地道,“小意思,不过想到昔年所作一句旧诗,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,化用了一下,便接上了。”

    冰云仙子睫毛轻颤,“此句不像是男儿所写,至少不是自做,是赠予他人的吧,是送给子陌姐姐?还是送给吟秋妹妹,抑或是宣萱妹妹,也许是晏姿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许易只觉挨了一记晴天霹雳,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,先前的得意不翼而飞,只剩了尴尬。

    窥见许易臊眉耷眼的模样,冰云仙子星眸闪动,传意念道,“许郎无须多虑,早在大越时,我便知晓了子陌姐姐,能得许郎一句面对面站着还想你,紫寒死而无憾。”

    她和许易之间,缠缠绕绕,生死之间不知渡过多少劫波,这缕情丝转眼已牵绕百年,如今还能面对面见着他,她已心满意足,无求更多。

    “总是我负了你。”

    许易传去一道意念,朗声道,“诸君,联句不过是文字游戏,咱们是不是该办正事了,师姐,师尊寿诞将至,咱们如果能在此间得一个高品阶的神格,为她老人家贺寿,想来师尊一定万分欣慰。师弟我是没这个本事了,只能着落在师姐你的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他急着转移话题,不愿在情事上牵绕不清。

    “如此,你便速速随我攻击陨墙吧。”

    雪紫寒话音方落,便朝西面遁去,许易随后跟上,众人皆急急驰了过去,

    的确,对修士而言,诗词才思,终归是小道,便是把文章写出花来,于修行也是半点无用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众人又达观地开始继续追随冰云仙子,其实竞争者如此众多,谁都知道希望不大,但冰云仙子如此绝世芳姿,即便只是在她身边待着,也是难得的一桩美事。

    

《我从凡间来(这个修士很危险)》是由想见江南精心所著,8G娱乐网转载我从凡间来(这个修士很危险)收集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