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攻战

上一章      <-      章节列表   ->      下一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加入书签
    历柏梁甩掉了背上面的泥土,从泥坑之中爬了出来,他看了一眼身上破破烂烂的外甲,摸了摸几乎暴露在外面的脸颊,不由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他只是一个力量投影,但因为是完完全全的拓映自身,除了力量层次遭到压制,与他自己亲身在此也没什么区别,每一次受伤都是真实的,这十多天来的坚守和战斗,让他身上外甲根本来不及修复。

    他往前走了两步,站在残破不堪的城垒之上往前眺望,数里之外是一排排火炮,还有更后方的上万军阵,一面面紫绿色的旗帜在风中飘扬着。

    组成军卒并非是人,而是一个穿着皮袍,身躯矮小,有着褶皱灰皮的类人生灵。

    在军阵正中,有一个骑乘在球茎状怪物身上的高大身影,身上披着一身白色长袍,带着金黄色冠冕,对方似是留意到他的注视,幽蓝色的目光一下看过来。

    历柏梁冲着地上呸了一声,握了下拳头,要是自己正身在此,早就一个人横扫这支军队,连带这个邪神神裔都能锤得稀巴烂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就是想想而已,对面那神裔估计同样也是以投影方式到来,要真是用正身对决,他多半也是打不过的。

    这时他身后一块石板动了动,里面传出了一声叫骂,“老历,你既然没死,杵在那里干什么,还不快过来拉我一把?”

    历柏梁转过身,惊讶道:“老杨,你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废什么话,快来拉我!”

    历柏梁走上去,伸手一搭石板边缘,身上灵光一闪,使劲一发力,就将石板掀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里面趴着一个和披着一样外甲的军士,不过身上外甲也是满布裂纹,看去好像稍微动一动就会有碎片掉落下来,他上去拍了拍,惊喜道:“老杨,我以为你死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老杨了一会儿,道:“呸,我有那么脆么?老历你又把人看扁了!”随即一咧嘴,道:“哎呀不好,我好像腰断了。”

    历柏梁啧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杨咧了咧嘴,道:“外面怎么样了?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历柏梁往外看去,周围坍塌的军垒废墟之中又陆陆续续又站了几个人,他道:“老杨,情况不太妙,剩下的人我正好能一巴掌数过来。”

    老杨一怔,“五个?

    历柏梁一昂首,道:“我是六指头。”

    老杨好悬一口气没喘上来,没好气道:“六个就六个,你得意个什么?”随即他感叹了一声,“只有六个人啊。”

    一年前他们一共两百多人进入这里,半年后剩下九十个人,到现在只有他们六个人了。

    这时传来了一声号角声。

    两人神情都是严肃起来,可片刻之后,却都是露出了苦笑,

    历柏梁走了过来在老杨身旁坐下,叹气道:“最多一刻,对面那个大家伙就要过来了,等着死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老杨忽然道:“把我扶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老杨认真道:“就算要战死,我也不能躺着死,扶我起来!”

    历柏梁本来想习惯性取笑他几声,你又不会真的死,不过是个力量投影罢了,用得着这么较真么?

    但不知道为什么,这句话他没能说出口。

    他默默上前,把老杨扶起,并帮助他靠在一块大石上,尽量不让他的身体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老杨用手扒着那石头的边沿,透过军垒上轰打出来的缺口,他勉强能看见下面,道:“这处军垒如果打破,通向岳都就再没有屏障了,若是我们下次回来,这里怕就是邪神神裔的地界了。”

    历柏梁叹道:“是啊,我们也是尽力了,可惜了老子这些一年磨练出来的武技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他在这里一年多,每天都在战斗,他的斗战技巧也是打磨出来了,这也是一笔丰厚的收获,投影回去之后,只要稍加适应,正身就能消化这些经验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修士,化身一旦死了,那么这里记忆是带不回去的,所以他十分心疼这里的损失。

    虽然按照军务署的规定,在投影必死的情况下可以提前回去,可是到现在为止,很少有人这么做,他也没去想过这件事,因为他们都是正军出身,从来没有从战场上逃跑的先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抱怨道:“这处下层界怎么来的人这么少?这都一年多了,也就零零落落十来个人,还有这些异神信徒也真的是多,怎么杀也杀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老杨道:“我们这里过了一年,可上面顶多也就过了一个多月,来不了多少人也实属正常,我们回去后,说不定他们还嘲笑我们连一个月都顶不住。”

    历柏梁恼火道:“他们敢!不服气让他们自己来试试!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满身泥灰的军卒走了过来,对着两人行有一礼,道:“报告两位尊使,承坛之上又有反应了,看去又有上使要来?”

    历柏梁眼前一亮,道:“又有同袍来了么?”随即摇头,自嘲道:“又有什么用,仗打到这个份上,来了谁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老杨道:“老历,你去看看吧,说不定是上面给我们的支援呢?这里就交给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历柏梁看了看周围,道:“好。”他足尖一点,往军垒中心所在快速奔跃而去,十来个呼吸之后,就从空跳下,落在了一片空地之上。

    那中间有一个巨大的石盘,石盘中间是一个天阳符号,向着外面放射出一条条石刻线。

    此刻这里围着许多衣着破烂、相互搀扶的军卒,他们是这个军垒之中仅存下来土著军卒了。

    历柏梁叹了一口气,眼神微觉黯然。

    在最初到来的时候,他们并没有把这些军卒当成与自己一般的人,随意指来喝去,可是随着战事加剧,在与这些军卒一起并肩作战之后,

    他意识到这些人都是和自己一样有血有肉,有着情感的真实的人,所以真心把他们当作了战友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人恐怕没有一个再能看见明天的阳光了,而等他这具投影死后,他也不会再记得他们了。

    他带着低落的情绪走到前方,见圆盘之上一道光芒只有最中心的一道光圈亮起,不禁感到有些失望,这是说明这回来者只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尊使,上面是不是又给我们派遣援军了?”一个被人搀扶着的年轻军卒激动向他问到。

    历柏梁看着他沾满泥污和血块的脸庞,又看了看周围军卒眼中期冀的光芒,却也不忍心告诉他们,就算这一位到了这里,也改变不了什么,只好勉强一笑,“是啊,援军马上就要来了,你们都给我站好了,可别给我丢脸啊。”

    在场十几个众军卒不由发出一阵笑声,不过仍是试着站直,并努力挺起自己的胸膛。

    历柏梁转头看向那圆盘,令他有些诧异的是,这一次光芒持续的时间可谓相当的长,长到他以为承盘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在焦急等了一会儿之后,那个光芒终于散去了,出现石盘之上,是一个用遮帽遮住脸容,身披玉白色大氅,手中持剑的身影。

    历柏梁一怔。

    修士?

    他心中顿时涌起一阵激动,要是修士的话……可随即他又冷静了下来,暗叹了一声,若是对方能来得再早一些,或许就能扭转战局,可是现在已经太晚了。

    面对军垒之外的万余大军,除非这位修士能把自己完整的力量带过来,不然在这里也发挥不出太大作用。

    张御微微抬起头,他看了一眼四周,这里情形看去很糟糕,到处是坍塌的墙体和碎石,还有被实心炮弹砸出的地坑,而站在面前的,都是一些看去经历了惨烈战事的军卒。

    最后他目光落在了历柏梁身上,这应该是一个披甲军士的投影。

    历柏梁吸了口气,走上前去,对张御执有一个军礼,用天夏语道:“天夏奎宿地星,乙未天城下军第三戍卫军士历柏梁见过道修!”

    张御持剑抬手,还有一礼,道:“玄修,张御。”他顿了一下,问道:“历军士,现在是什么情形?”

    历柏梁道:“这里乐朝疆域,也是我们奎宿地星扶持起来的下层势力,因为此前遭受邪神神裔侵袭,我们两队人奉命军务署之命帮助守御,但是眼下快要守不住了。

    军垒外面有大约万余异类,他们已经吹响了号角,张玄修听到声音了么?他们就很快能攀上城墙了。”

    张御感受了一下,因为是以力量投影的方式到来,他的感应能力大幅减弱,只能感受到这座军垒之中的情形。

    神通道法似乎还是能用,但感觉威能应该减弱到了一个极低的程度,飞遁之术似也能施展,但应该也飞不长远。

    紫星袋也不能用了,但好在蝉鸣、惊霄二剑也一样投照了进来,大致来说,他此刻所能保持的实力,差不多介于第二章书和第三章书之间。

    历柏梁这时道:“张玄修,如果你不是奉命来帮助我们的,那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,我要去帮助同袍守城了,虽然守不住,但也能尽最后一份力。”说着,他一抱拳,就转身往城墙上行去。

    张御看了一眼军垒上方,夕阳光芒下的飘扬着两面旗帜,一面是绘着烈阳的旗帜,一面是玄浑蝉翼旗,虽然经受了战火的熏灼,可依然飘扬在那里。他对着历柏梁道:“历军士,既然这里有着天夏的旗帜,那么这算是天夏的疆域了,我会帮助一同守城的。”

    历柏梁脚步一顿,他转身来,认真道:“好!”随即他无奈笑一声,道:“只是张玄修方来这里,恐怕就要和我们一同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张御遮帽下的脸容看不清楚,可是传出来的语声却很平静:“不至于,只是一个万多个邪神信徒罢了,哪怕神通用不了,要解决它们也用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

《玄浑道章》是由误道者精心所著,8G娱乐网转载玄浑道章收集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