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七章 前世药奴

上一章      <-      章节列表   ->      下一章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加入书签
    一棵槐树下,坐着一个衣衫花花绿绿,头发稀稀拉拉的驼背老叟。
    他头顶几乎全秃,边沿头发稀松,无精打采地耷拉着。
    即便是坐着,他背脊也高高隆起,驼的厉害。
    此刻,他脸色阴沉地,瞪着虞渊和辕莲瑶两人。
    以虞渊和辕莲瑶的境界修为,来此途中,竟然没有嗅到生灵气息,没有感应出灵魂动向。
    他开口了,虞渊两人才猛地发现,居然有人坐着。
    虞渊心生讶然,也觉奇怪,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,在这无名小岛,在这林间待着。
    “你管我们过来作甚?”辕莲瑶看了他一眼,就本能地,心生厌恶,觉得那里不舒服,“你又是什么人?”
    “嘿!”驼背老叟,咧嘴一笑。
    笑容,说不出的凶暴阴厉。
    他一笑,牙齿露出,就见大门牙空荡荡的。
    没大门牙的他,大笑起来有点漏风,那笑声听着,说不出的怪异。
    然而,虞渊则轰然一震。
    看着那驼背老叟,因大笑露出的牙齿,看着他稀稀拉拉的头顶,虞渊脸色微变,又凝神望向他的驼背。
    心神微动,他暗施精妙魂决,“开慧眼!”
    他再次细看,就见这位驼背老叟,端坐着的身躯,无时无刻地,都向外散逸着五彩轻烟,渗透向大地。
    老叟两手,指甲盖是黑紫色,且非常长。
    只有常年触碰毒药,又怕指腹沾染的巫毒教教徒,才会留长长指甲,用指甲盖抠毒粉,毒药。
    一股行将腐朽的味道,从这驼背老叟的体内,释放出来。
    他那高高隆起的驼背,虞渊细细感知,只觉得里面仿佛混杂着数百种沉淀的毒素,被那驼背老叟,从体内骨骼脏腑凝炼之后,都汇聚在驼背中。
    潮湿林间,一棵棵槐树下,其实埋着皑皑白骨……
    从这驼背老叟体内释放的五彩轻烟,连接着地底尸骨,采集着尸毒,融入到他血肉内,以此来修行。
    老叟,天地人三魂,只有天魂和人魂在体,地魂不知所踪。
    “慧眼”之下,虞渊看出了太多太多奇诡。
    不等那驼背老叟动怒,他一把抓住辕莲瑶的白莹玉手,朝着驼背老叟微微躬身,说道:“打扰前辈静修了,勿怪勿怪。”
    扯着辕莲瑶,他掉头就走。
    辕莲瑶被他拉扯的,脚步都有些跄踉,满心的疑惑。
    驼背老叟,仿佛不愿挪动身子,不愿离开那片槐树林,本已心生杀机的他,还没有来得及下手,就见虞渊和辕莲瑶两人,迅速远离了。
    “算你们走远!”他眼中凶戾之色,慢慢消退。
    从那潮湿林间离开,虞渊带着辕莲瑶,找了一僻静之地,重新入海。
    深入海内,他才再唤出“煞魔鼎”,两人一起钻入鼎内。
    “溟沌鲲的那只眼睛,隔一阵子,就会来搜寻我的动静。”虞渊踏入鼎内后,松了一口气,“只有在这里,才能蒙蔽他那只炎日眼睛的感应。先缓一缓,我想个法子,将那家伙弄走再说。”
    “那驼背老叟?”辕莲瑶不解。
    “魏凤你知道吗?”虞渊冷不防来了这么一句。
    辕莲瑶点头,“知道啊,黑獠军的那丫头,身怀妖凤血脉。只可惜,她这位本该瞩目的非凡天才,被那位女子军长坑害了。”
    “魏凤习得的巫毒教的法决,我要是没有猜错,就来自刚刚那位。”虞渊这时候,心情也波澜泛起,“他姓杜,叫杜旌。我擒魏凤时,问出了很多事情,杜旌传授魏凤秘法是假,想要剥夺她体内妖凤精血才是真。”
    “啊!”辕莲瑶大惊。
    “杜旌,和那位沈飞晴,应该关系匪浅。”虞渊沉吟着,说道:“杜旌,曾经是巫毒教的人,后来因不知名原因,被巫毒教驱逐。离开巫毒教之后,他去了乾玄大陆,潜隐在神威帝国的荒神大泽。”
    “沈飞晴,在那芜没遗地,和银月女皇的谋划失败之后,也去了荒神大泽避祸。”
    “她和杜旌,应该早就认识,而且有密切来往。”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虞渊又说:“那杜旌一身皆毒,巫毒教的法决,压根不重视体魄打熬,修炼的毒功反噬恐怖。他这具血肉体魄,因毒功的修炼,残破不堪。众多剧毒炼入驼背内,能用来杀人,也可能一个不慎,就要了他的命。”
    “不过呢,他留了后手,他应该至少修到阴神境了。”
    “其阴神,十有八九在荒神大泽,受那位荒神庇护。”
    虞渊透露杜旌的来头和古怪之处。
    可杜旌,真身的身份,他并没有说。
    在他的上一世,这杜旌,是他的药奴……
    他炼药时,杜旌负责给他打下手,帮他迅速地,将药草准确拿到,按照他的吩咐,在何时将药草消融在丹炉,何时为丹炉增强焰火。
    杜旌,只是药奴而已,而不是徒弟。
    从小缺了大门牙的杜旌,上一世心性就颇为歹毒阴狠,只是被他压着,尚算忠心。
    他的转世被认定失败,魂飞魄散后,杜旌自知在药神宗没立足之地,转投巫毒教。
    他迟迟没冒头,曾经一度对他充满恐惧的巫毒教,将杜旌驱逐。
    不知道用什么法子,杜旌竟然在荒神大泽立足了,还和沈飞晴搭上线,帮助沈飞晴调教魏凤,压制着妖凤之血,然后在合适的时候,供沈飞晴吞没炼化,壮大自己的气血,得以一飞冲天。
    杜旌此人,小时候就是喂不熟的豺狼。
    虞渊不清楚,杜旌通过方法,得知他留下的后手秘地,在这座无名小岛,但没有钥匙的杜旌,应该是进不去的。
    进不去,杜旌就守在这里,等有钥匙者过来。
    槐树下,埋藏着的众多尸骨,很有可能就是误闯过来,被杜旌给悄然打杀之后,一一弄在底下的。
    虞渊了解杜旌,他就算是掏出钥匙,说在碧峰山脉得了传承,也会被杜旌斩杀。
    或许,释放出“煞魔鼎”,以那剑鞘来针对,能够躲过一劫,但闹腾出来的动静太大,会惊动溟沌鲲。
    还有裂衍群岛,蔺竹筠,阴媚宗,众多对他心怀不轨者。
    那样的话,那处秘地就算没暴露出来,他想悄然进入也不可能了。
    “巫毒教,传授魏凤灵诀者!他和沈飞晴,和那荒神,竟然也有渊源!”辕莲瑶得知内中详情,也冷静了下来,“你要去,要找的地方,就在那片潮湿的槐树林?”
    “嗯。”虞渊点头,“我要想办法,让那杜旌离开。”
    杜旌不走,他就没办法以那把,从祖老怪手中拿回的钥匙,进入保存丹炉的秘地。
    “你体内的太阳精火,就没办法炼化吗?”辕莲瑶关切地说,“太阳精火在身,就是巨大隐患啊。”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虞渊苦笑,“我在星烬海域海底,采集太阳精火时,就被溟沌鲲算计了。只是,我当时浑然不知。太阳精火内,应该附有溟沌鲲潜隐极深的印记。我境界不足,没办法将其抹掉。”
    “除非……”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
    “除非到那秘地,以那丹炉,应该能抹掉太阳精火内,溟沌了烙印下的潜藏痕迹。”虞渊也觉头疼,“实在不行,我想想看,能否让铜老钱为我办事。他要是肯出手,杜旌没阴神在体的身子,会被带到外面。”
    “或者,联系一下我们赤魔宗,和通天商会?”辕莲瑶建议,“裴真死了,宗门定然震怒,一定会安排更强的修行者,迅速填补赤魔岛的漏洞。”
    她相信,赤魔宗新抵达者,必然比裴真更强。
    “不行。”虞渊一口否决。
    岛上秘境,关乎重大,杜旌身份也特殊。
    赤魔宗和通天商会,往常不会在意那座岛,还有那杜旌。
    可如果请赤魔宗,请通天商会出面,这两大宗派就可能知道杜旌的来头,甚至有可能,顺藤摸瓜地,得知虞渊一直遮蔽的秘地。
    那样的话,就更麻烦了。
    “咦!”
    缩在鼎内的虞渊,脸色悄然一变,道:“有人寻来了!”
    “啊!”辕莲瑶惊诧。
    “煞魔鼎”乃神器,沉落在大海深处,没有多少人能感知其存在。
    阳神境大修,自在境的修为,都不可能在深海底部,嗅到刻意隐匿的神器动向!
    有什么人,可以感应到“煞魔鼎”,并且找上来?
    “魔宫,莫砚!”
    片刻后,虞渊骤然变色,失声尖叫。
    驾驭着“伽罗魔刀”的莫砚,竟然在幽暗的深海,踩着刀面,以奇异目光看着“煞魔鼎”,并在海下传音,“虞渊,出来一叙吧,我没恶意。”
    ……


《盖世》是由逆苍天精心所著,8G娱乐网转载盖世收集最新章节。